专心致志地用指甲刀一点点剪。  外婆的指甲极厚,凹凸不平,加上外婆患了帕金森综合征,手总是不住地颤抖,我生怕有个闪失,会弄痛了外婆。专心致志地用指甲刀一点点剪。  外婆的指甲极厚,凹凸不平,加上外婆患了帕金森综合征,手总是不住地颤抖,我生怕有个闪失,会弄痛了外婆。

  剪完手指甲,起首剪脚趾甲。我抱着外婆的脚,低着头,十分如临深渊地剪。咔哒,咔哒的声音,轻快得像一首小乐曲。剪出的趾甲片儿,我小心地放在纸巾里,然后仔小心细地为外婆磨平趾甲盖。我注意到,外婆脚上的老茧很多,我用刀在边缘轻轻划了几下,一点一点把老茧渐渐挖出来。  修剪完毕,我小心地端详着外婆的双手。她的手,像一块老树皮,皱巴巴的。

  我抚摸外婆的手,眼泪漫上眼睛,眼前不由飘过她年轻时候下田干活、上街卖菜、拉扯五个子女长大,帮他们浆洗缝补、供他们读书的情景原因外公走得早,所有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了年轻的外婆一个人身上。可是外婆扛过来了,五个子女都健康长大,结婚生子,事业有成,外婆一生辛劳终有回报。  记得我结婚第一年,外婆还给过我红包,后来有了女儿,外婆的重孙女,红包自然就给了我女儿。

  那时候外婆还很健康,可以一个人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我们每个周末都去看望她。好在外婆所有的子女都住得不远,每个周末雷打不动的聚会,让外婆很是愉快呢!每次的聚会就像厨师争霸赛,外婆最拿手的红烧肉、大阿姨的油焖大虾、二阿姨的椒盐排条、小阿姨的韭菜炒蛋,还有舅妈的四喜丸子一桌好菜馋得我们直流口水。  男主人们都在麻将桌上较着劲呢,赢的人晚上就刀切斧砍请客到饭店下馆子,或者请大家一起去ktv一展歌喉。

  每每这时,我们小辈就最舒服了,有吃有喝,还有得玩。小朋友们就在小区广场上玩着滑滑梯,或者吃着零食玩着各自的玩耍,外婆就在一边笑呵呵看着我们,一副满足的样子。一周一聚的时光总是这样愉快又短暂,随着年龄的增长,外婆的脚一直不方便,于是活动的场所和空间也就越来越小了。

    现在的外婆已变成了老小孩,所有的吃喝拉撒全由她的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照顾着很喜欢这句话:家虽小,在有限的面积里,却能给予我们无限的温馨亲情,在这里开花结果;美满,在这里生根发芽;幸福,在这里熠熠生辉在一个有爱的大家庭里,幸福像花儿一样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