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自是自己遇到那么完美的她就像是捡到了宝贝。  曾经自是自己遇到那么完美的她就像是捡到了宝贝。然而这看似完美的背后竟藏着一个让他想象不到的浮言。
[一]  文超长得帅气性格内向不过学习成绩却一般高中结业后就到工厂上班了。工厂里很多小姑娘但原由文超性格原因他几乎不跟异性说话以至于很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2015年27岁的文超还他国女朋友家里人最先替他发急虽然现在的年轻人普遍喜欢晚婚但是文超持之以恒没谈恋爱实在让父母忧虑。

      父母曾多次提出要给他介绍对象都被文超拒绝了每次他都推脱说他国时间。  一天文超下班回家发现家里来了几位他不意识的客人其中有一位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姑娘。

      看这架势文超大约猜到这是父母准备给他介绍的对象。果不其然一看文超回来了大家都十分周到地招呼他坐下并把地方让给他们两位年轻人。女孩名叫然然比文超小一岁大学本科结业父母都是退休的。从条件上来讲俩人也算是门当户对。然然性格比较活泼俩人坐了一会几乎都是然然在说话文超只负责听偶尔长命百岁个一句半句。  等然然走后文超的父母发急地询问文超的意见文超没说喜欢也没说讨厌。

      文超觉得虽然两家条件差不多但是在学历和经历上他们俩人差的有点大而且对方在大城市闯荡过而他从未出过龙口他怕俩人他国共同语言。所以当晚俩人独处时他没敢说太多怕显得自己他国文化。再加上俩人性格完全不一样他觉得对方可能根本也没看上自己所以也没当回事。  两天后文超的父母说女孩对文超印象不错想试着相处一下。文超觉得自己有很多地方都不如然然既然然然都愿意试着相处那自己也没什么好拒绝的。

      [二]  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文超和然然经常在网上聊天偶尔也会见面一起吃饭、看电影。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久文超发现然然特为专门好相处她从不无理取闹也不会随便跟文超撒娇要东西反而对文超处处照顾这让文超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感觉。渐渐地文超最先越来越依赖然然并且觉得自己也喜欢然然希望能跟她结婚。刚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文超自己都吓了一跳明明自己从未想过30岁之前结婚却没想到和然然相处了几个月自己就有了结婚的想法。

        此时文超的父母也不断催促着文超和然然赶紧结婚俩人也都不是小孩子了趁早结婚生个小孩双方父母也能帮着照顾一下。或许是原由真的到了岁数也或许是原由俩人是相亲意识的几乎没怎么征求他俩的意见双方父母就最先商量结婚的事。看着父母为这事忙得乐此不疲文超也没说出阻止的话反而是私下问然然会不会觉得委屈原由连正式的求婚都他国。

      然然则笑着表示这些都不要紧只要以后俩人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要紧。看着然然的懂事和体贴文超觉得自己好像是捡到了宝贝。  文超给同事发请帖的时候大家都表示很惊讶没想到他不声不响的已经要结婚了很多人还自是他他国女朋友。同时大家对他的女朋友都很好奇不断追问文超。文超很自信地说对方漂亮、温柔、体贴并且着重说了学历的事情。和文超同车间的几个人他国上大学的他们觉得能上大学的人都十分杰出所以听说文超找了一个本科生而且性格还好大家都十分羡慕并且也送上了诚恳的祝福。

      [三]  2015年底文超和然然举行了浪漫的婚礼。

      结婚后在双方父母的帮衬下文超和然然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俩人也是恩恩爱爱过得十分幸福。只是文超的父母一直希望俩人赶紧生个孩子但却持之以恒他国好消息传来。  2017年元旦文超的父母刀切斧砍把俩人叫回家询问是不是俩人故意不要孩子怎么结婚一年多了都他国怀孕?文超虽然嘴上告诉父母俩人还想再等等但是他知道俩人他国专门避孕至于为什么一直他国怀孕他也说不出具体缘由。

        回家后文超和然然商量想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俩人的身体是否有什么问题如果真的有问题好尽早治疗。虽然然然允许了但之后每次文超表示要去医院的时候然然总是说自己没时间而且文超发现然然的眼神有点躲躲闪闪。虽然心里有疑问但文超只当是然然不好意思去医院并没多想。  一直到2017年年底结婚两年的他们还是他国好消息文超的父母发急了。

      非要拉着他们去医院此时然然竟哭起来看着然然的样子文超和他的父母都很惊讶不断追问原因。然然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哭越委屈。终于在她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文超得知了一件事:然然曾经原由生病做过手术自然受孕的可能性很小或者说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看着然然的样子文超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欺骗了他感觉然然曾经对自己的好可能都是假的这段婚姻似乎从一最先就是个浮言。

        文超觉得他也并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然然明明知道不能生孩子可是从俩人恋爱最先到结婚两年她却持之以恒瞒着他这让他很不能理解。或许从一最先然然就直率他也并不是接受不了但现在这个情形他实在是胡作非为继续自信然然。如今文超的父母逼着文超离婚但文超却还有所夷由这么久以来然然是他唯一真心相待的女孩他不想就这么放手可是一想到这段看似完美的婚姻竟然潜藏着一个浮言他就觉得自己接受不了。

      文超也不知道他和然然的婚姻到底该如何选择。